刨土吃藕Yuiki

这是一个水患灾害多发的主页,所以不适合种粮

【露☆中】你还在,我没变(微H)

西伯利亚吹来的抽打着耳廓,发丝被风撩起挂在空气中,刚沾上的几搓细雪又被打落在地。深厚的雪似乎要将伏尔加河埋葬,冰冷的空气中战战兢兢的稀拉的几朵向日花低头不望天地的回转。 雪松软得很,松软得似乎要塌下来。王耀穿得很厚实却不御寒,然而四望皆白,于是眉心向内挤了挤,扯了扯外衣抱得更紧。 “伊万怎么突然让我到他家玩,要被刮裂呀。” 在层叠的白色间呢喃着,想要到自己是被独置又只好轻叹了。 晌午,苍穹仍是一片寂白,雪并没有要停的意思,拍在身上也越发寒冷。 伊万的家门被硬生生地踹开,雪失控地扬进来,灰似的打在伊万脸上,抹去脸上的白沫,对眼前的人一笑。 “小耀终于到家了呢,真是太好了呢!” 抬起黑沉着的额头,嘴角不停抽搐,似有似无地笑着。 “关节有点活动不开呢,没被吓到吧” “没有哦,如果是小耀的话。”伊万说着拉下半段围巾裹在王耀颈上,王耀看着缠在身上的围巾还没搞清是挑选还是赔礼就被拥入怀中,雪从门外扑到背上缺化得温热了,耳畔是伊万低语。 “如果小耀笑很将就,我也不会开心的。” 王耀感到有一股压力撞在自己的心上却无力推开,寒冷的天气迅速升温,从后颈扑到已经潮红的双颊。呼吸随着似要炸裂的心率变得急促,吸进的每一寸空气都塞住了咽喉。 “还冷吗?” “有点难受...” “嗯?...” 这样啊...... 伊万用前额贴着王耀,嘴角一勾不变的笑容,闭着双目滞了一会儿。 “感觉小耀的身体好温暖,好像要燃烧了一样。”额从额上移开,双手垫起人儿把他捧在胸前,“感冒了的话就躺在露西亚的床上吧。” 王耀躺在床上,额间的汗水和雪水并流下来,刺得他有点挣不开眼皮,几率发丝沾并在一起贴在脸上。 “好想要。”伊万伏在王耀耳旁。 “什么?”眼前的人朝伊万翻了个身。 双唇却恰巧碰在一起,舌头游出双瓣交缠在一起,黏滑的液体相互交融,滑入对方体内。 两人相拥坐起,伊万把手伸入王耀的衣里,在重重堆积着的黑暗里摸索着,似在寻找,又似毫无目的的。眼前的人儿却为突如其来的寒气一颤。他停下动作,睁眼的刹那便为自己一时失控而心愧。他推开伊万的肩膀撇过头去,泛红的双颊写着难免的尴尬。 “那个……” “嗯?” 伊万朝人儿一笑,又埋下头去,一层一层褪去王耀的外衣。 “不要,冷...”王耀刚想推开伊万就被压制在了床上,头绳从发上滑落,乌丝散落在席褥之上。 “没事的哦,马上就会热起来的。”伊万意外地摘下自己的围巾,依然挂着那似乎天真的笑容,但显然有些不对劲吧。 “露西亚的围巾可是很温暖的。” “没关系吗...” “毕竟我们都是有伤疤的人,不是吗?” 伤疤啊...... 王耀的眼神突然变得黑洞洞的,好像没什么都照进去,也没什么能射出来,肢体没有丝毫意识地僵垂着,这是血液还在温暖地滚动着。混黄如水的泪滴垂落在被单上,渲不开也抹不掉。 “如果眼泪还带血的话,就说明你还在我没变,是吗?小耀。我们似乎是在黄河相遇过...”隙间,伊万用围巾缚住王耀的双手, 手臂绑到背后,肌体已在眼前一览无余。 “不愿去看清,不愿去回想也没关系的,小耀。”耳边低语徘徊。 王耀嘴巴微张似乎要喊出什么,却唯有眼泪无声地往外宣泄着。伊万用嘴堵住双唇,一边搅弄着舌头一边用红黄色的方井蒙住王耀的双眼。“这样的话,悲伤就不会渗出来了。” 相拥良久。 “伊万...”王耀的声音微弱地好像喘息,“好像真的暖起来了” “嗯...” 伊万抬起王耀单腿,蛟龙冲入黑洞洞的深壑。王耀的身子因受冲击不自禁地颤了一下,红热又从全身反应上来,双唇微张,轻微地喘着气。每一次冲撞双腿都要因为疼痛向上弹拱,趾头攀不住床单又滑下,每一层新浪潮的重返,连气都要为之一颤。浪势稍缓时发出连续的细喘又忽得推泳上来,双手紧紧揪住围巾却撕不碎它。黏浊液体一波一波从洞隙里翻出,越扒越矮浸湿床单,无耻地舔在王耀的大腿和手上。王耀虽然一直都努力地克制着,压抑已久的蘑菇还是在蓬勃的运动中缓缓站立起来。蛟龙从穴里伸抽出来,并着液体连于洞口。 伊万解开伏在王耀手上的围巾,用手按着已经立起的蘑菇,温热的液体不断从尖端涌流出来,王耀手上的液体还未拭去,每一次冲动都变成了对手背的牙关紧咬。无论如何也无法遏制房间里的明晃晃的赤裸着的罪恶,下面的节奏突然猛烈起来,身体颤得越发厉害,透红的脸上蹭上了几道白。 伊万停下手中的动作,舔舐已经沾满白色的大拇指,眼神中流露出一道不多见的陌生。 “嘛…小耀,我好像要失控了……” 也好啊…… 回过神来,身后还是呼啸的寒风,唯有细雪在眼光里打转。身后的桦树枝头以雪替代颓尽的叶,几株向日葵被守在风雪的背后。天宇在发上洒下一层薄雪…… 扯开衣领,确实有被吻过的痕迹。 “我还在,你没变是吗?...伊万。” 正对着门站着,用冻僵的手指轻叩。 “喂...万尼亚。” “小布尔什维克,还记得那时所唱的歌吗?” 被泪水浸湿过的共产主义旗帜躺在床上,灿烂如焰。 1945.8.8 1950.2.14 1991.12.25 2015.12.25
2015-12-25
© 刨土吃藕Yuiki | Powered by LOFTER